您的位置 首页 文学

妻子夜不归宿的秘密

晚上十点多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出租屋,却没看到罗瑾萱的身影,内心一阵烦躁。 这种情况已经有多久了?一个多月了吧?自从她当上了秘书之后就经常晚归,每次打电话都一副不耐烦的样子,就算回…

晚上十点多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出租屋,却没看到罗瑾萱的身影,内心一阵烦躁。

这种情况已经有多久了?一个多月了吧?自从她当上了秘书之后就经常晚归,每次打电话都一副不耐烦的样子,就算回来也是倒头就睡,丝毫不顾及我的感受。

这还有一个家的样子吗?

我很怀念她当上秘书之前的生活,虽然她只有不到三千的工资,但每天都能准时下班,我们两个有足够的时间过二人世界,甜蜜而且幸福,但是现在,我只能呵呵。

拿出手机给罗瑾萱打过去,通了,响了几声之后却被挂断,随后一条短信发过来:加班呢。

我内心更烦躁了,这个点还加班?当了秘书就这么忙吗?

打开微信给罗瑾萱发了一个视频请求,如果真的加班,就让我看看。

这次只响了两声对方就拒绝了,随后一条语音发了过来:都说了在加班,你怎么还没完了?

我一下就愣住了,不是因为这句话,而是因为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!

男人的声音!!

罗瑾萱这么晚了跟一个男人在一起,而且这个男人还拿着她的手机!

我感觉脑袋上的颜色正在变,内心的烦躁化为火气,钻进厨房拿了一把菜刀随便找一张报纸包起来夹在衣服里,骑上电车直奔罗瑾萱单位,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在加班!

如果你敢给我背着我跟别的男人搞在一起,别怪我心狠手辣!一对狗男女,谁都别想好!

不知怎么回事,在路上的时候我脑子里翻来覆去就一句话:有事秘书干,没事干秘书。

妮玛!罗瑾萱不是跟她老板搞上了吧?

我见过她老板,大腹便便,肥头大耳,笑起来特别恶心。

越想心里越不痛快,怎么都觉得刚才那个声音就是她老板,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把这头死肥猪摁在地上狠狠摩擦!

来到罗瑾萱单位,我连电车都没锁就冲进去,偌大的公司静悄悄的,只有一个房间的灯还亮着,正是罗瑾萱的办公室,我紧了紧夹在怀里的菜刀,蹑手蹑脚走到门口,贴着门听里面的动静。

依稀听到了罗瑾萱的声音,听起来好像是在打电话,但具体说些什么就听不清了。

我松了一口气,听起来罗瑾萱好像确实是在加班,我大概,真的误会她了。

想到这里我又忍不住想她的好,温柔、漂亮,对我还特别好,要不是因为我在超市当售货员太辛苦,她也不会努力工作来减轻我的负担。

自从她当了秘书之后,工资已经涨到了六千,比我还高,这个月虽然没怎么过二人世界,但生活条件的改善还是很明显的,是她用柔弱的肩膀帮我撑起了这个温暖的小家。

而我刚才竟然还这么恶意地揣测她跟死肥猪搞上了,真是太不应该了,我真该好好反省一下,为什么不不能给罗瑾萱足够的信任呢?

幸亏我没有直接冲进去,否则就真的没法解释了。

我决定慢慢退出去,在门口等她下班,跟她一起回家,这么晚了,让她独自回家我也不放心。

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办公室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,跟刚才在微信里听到的声音一样。

瑾萱,你看我这个够不够大?等下你可要忍着点。

够不够大?忍着点?

这两句话单独来看都没什么,但是放到一起,就有了不同的意味,我往后退的脚突然停住,脸色阴沉下来。

随后,办公室又传来一声轻哼,似乎有些痛苦,但传到我耳朵里却有了几分舒服的意味!

嘈!狗男女!在办公室竟然就搞到一起了!

我二话不说,用力把门踹开,大声喝道:罗瑾萱!你干得

话还没说完我的气势就弱了下去,此时的罗瑾萱坐在椅子上,左胳膊放在桌子上,胳膊上有一道明显的伤口,四五厘米的样子,旁边一个男人手里拿着大号创可贴正在小心地往她胳膊上贴。

这竟然又是误会?!

大是指创可贴,忍着点是让罗瑾萱忍着疼?

罗瑾萱回头看着我,方跃,你怎么你怀疑我!

她向来聪明,短短几秒钟之内就弄明白我为什么会来这里,脸色很是难看。

没有!我我是担心你。

我赶紧解释,我看你这么晚都不回来,晚上又不安全,专门过来接你的。

罗瑾萱哼了一声,不再说什么,但看她的脸色,她肯定是不信的,谁接女朋友的时候是踹门进去还大声喊叫的?不过碍于那个男人在场,她没有发作。

男人看看罗瑾萱,又看看我,晃了晃创可贴,既然你来了,那还是你来吧。

我点点头,你要是敢当着我的面砰罗瑾萱一下,看我会不会饶了你!

刚往前走了两步,没成想当啷一声,夹在怀里的菜刀掉了下来,镜子一样的刀面很是晃眼,办公室里的气氛变了。

我愣了一下,又往前走了一步,男人脸色有些变化,罗瑾萱则是瞪着我:方跃!你给我站住!你带着菜刀来是几个意思?要杀了我吗?

没有!没有!我不是这个意思!我我是拿着它防身的,这么晚了,万一遇上坏人怎么办?

我都不相信这个牵强的解释,但我也只能硬着头皮这么说了。

不用了!

罗瑾萱冷声说道:我自己可以回去,你走吧。

说完她从男人手里拿过创可贴贴到胳膊上,眉头微微皱了一下。

我不走!我等你一起回去。

我的劲也上来了,这次是我不对,不过我也不能看着你这么晚一个人回去,就算生气也得回家再闹。

你不走,我走!

罗瑾萱起身离开,急忙跟上,瑾萱,我送你。

我心里不爽,我的女朋友也用你送?当老子是摆设吗!

捡起掉在地上的菜刀就往外跑,冲到门口的时候刚好看到男人拦了一辆出租车,和罗瑾萱一起坐进后排走了。

我在后面跑着追了一段却只能看着出租车越来越远,直到看不见。

嘈!

我再次爆了粗口,这都妮玛什么事!

回到出租屋,站在门口我犹豫了,等下见到罗瑾萱我该怎么说?直接认错吧,我不该怀疑她,更不该冲动地去厨房拿菜刀。在心里酝酿一下情绪,开门进去,屋子里黑漆漆的,我顺手打开灯,瑾萱?

没有回应。

往里面走,没有人。

罗瑾萱没有回来!

她和那个男人打车,竟然还没有回来!

我心里特别别扭,刚才那种内疚的感觉瞬间消失,再次拿出手机打过去,你在哪?

你管我在哪!

我气不打一处来,罗瑾萱!我告诉你!十二点之前不回来,以后就不用回来了!

罗瑾萱没说话,直接挂了电话,但是在挂电话之前,我听到了刚才那个男人的声音,我再次不淡定了,这么晚了,孤男寡女在一起,还不肯告诉我在哪,能有什么事?

我突然觉得刚才拿着菜刀去找她也没有那么过分了。

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我内心一直承受着煎熬,刚过十二点的时候我还在心里发狠,就算罗瑾萱这个时候回来我也不会再听她解释,但是到了一点多两点的时候,我竟然又开始盼望她赶紧回来了。

只要她回来,和我解释清楚,我肯定会承认自己的错误,更不会再怀疑她。

但是,一直到天亮,她都没回来,我觉得我就是个傻子,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抱有幻想。

超市上班早,六点多就得出发,我也没心思吃饭就上班去了。

上班的时候碰见了一个女主管,陈蕾,比我大五六岁,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问了一句:这女人大晚上的不回家,跟一个男人在一起,是什么情况?

陈蕾白了我一眼,有情况呗!怎么?要不今天晚上我去找你,咱俩看看是什么情况?

别!别!

我连忙摇头,陈蕾噗嗤一声笑了,逗你玩呢!知道你媳妇好看,早就把你迷得五迷三道的。诶,听你这话的意思,你媳妇晚上跟别的男人出去了?

没有的事!我跟我家瑾萱好着呢。

我这人爱面子,死不承认,我一朋友跟我诉苦呢,说他女朋友呢。

谁啊?

你别这么八卦好不好?

打发走陈蕾,我心里更不是滋味了,这女人都说自己不是随便的人,可真要随便起来,可比男人厉害多了。就像刚才的陈蕾,平时一副主管的样子,可一旦开起玩笑来,就没了谱,动不动就跟男人搂到一块去了,万一昨天晚上罗瑾萱也随便起来

我不敢往下想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厦门屋正新闻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xmwzzs.com/wenxue/181979/

作者: 屋正新闻

为您推荐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厦门屋正新闻网这里有你想看的今日头条热点新闻在线,每天定时更新各种国内外热点新闻头条,娱乐八卦。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